勤打電話問候,常回家看看,多陪散步、逛街、旅遊…… 我們長大了,別讓父母“老”得快

金秋十月,秋意盎然,又一個傳統節日——重陽節到了。重陽節又稱登高節。在這一天,人們登高望遠,思念親人。如今,重陽節成為尊老、敬老、愛老、助老的節日。兒女長大後,或在外求學,或在外工作,或和父母分開過,一些日漸老去的父母越來越孤單。

讓晚年的父母不再孤單,幸福地生活,是我們每一個做兒女的責任和義務。“老人不圖兒女為家做多大貢獻呀,一輩子不容易就圖個團團圓圓……”這首耳熟能詳的老歌,真真切切地道出了老人們的心聲。還記得上次給父母打電話聊了多久嗎?還記得上次回家是什麼時候嗎?又有多久沒和父母一起吃頓飯了?重陽節當天,記者走訪了我市一些老人和相關專家,聽聽他們的看法和觀點。

老人 最希望兒女常回家看看

父母逐漸老去,需要兒女關心和陪伴。10月25日是重陽節,更多的父母希望兒女能回來看一看。記者對部分市民進行隨機採訪,發現只有少數人確定要陪父母過重陽節。

“重陽節到了,我兒子和兒媳給我寄來了他們買的衣裳,我挺開心的。同時也有點失落,到了我們這個歲數,衣服不在乎多好,更希望能有兒女陪伴,哪怕是一起吃頓便飯,聊聊家常。”家住東方麗景小區的劉大媽告訴記者,老伴去世早,兒子又不在身邊,她一人生活已經習慣了。“我雖然62歲了,但身體還算不錯,報名參加了老年大學,學習舞蹈和手風琴。年輕時一直很喜歡文藝,工作後當護士,一直很忙沒時間好好學,現在可以靜下心來培養自己的愛好了。兒子在外地工作,也成家了,沒時間看我,我非常理解,畢竟他也很忙。”

家住富麗花園小區的左大爺,今年90歲了,耳不聾、眼不花,經常去柳樹灣公園散步鍛鍊。“我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,他們都在市區上班。我最喜歡過年過節,只有過年過節兒女們、孫輩們才會一起聚餐。”左大爺説,他深知兒女們平時忙,不容易,所以規定他們在節假日一定要一起家庭聚餐。“重陽節來了,我不奢望兒女們能給我帶來什麼,能回來陪我聊聊天就行。平時我身體還不錯,一個人照顧自己沒問題。”

家住西大院的退休職工曹大爺,兒子在一所知名高校畢業後留在北京工作。兒子很孝順,每月都會給他寄錢過來,逢年過節還會額外多寄些錢,但曹大爺一直不快樂。他説:“人老了錢夠花就行了,多餘的錢就沒用了,國家給我的退休工資已經夠花了,兒子一家能回來多看看我們老兩口就好了。我們也要保重身體,不能給孩子增加負擔,畢竟在大城市立足不容易。”

採訪中,記者注意到,留守在家的父母大多不需要兒女做什麼,也不在乎兒女們能給他們帶來多少物質財富,而真正需要的是情感交流和心靈安慰。

子女 非常想陪伴父母,有時身不由己

來自宿遷的小王在淮安做房產銷售工作。“重陽節到了,你會回家陪父母嗎?”面對記者的提問,小王顯得很無奈。“我做房產銷售這行工作繁忙,越是到週末事情越多,節假日更是房產銷售的黃金期,根本擠不出時間來。”小王稱,因工作原因,他只能每年春節期間回去看一次父母,對自己不能經常陪伴父母感到很愧疚。“真的沒辦法,分身乏術,不過每個週末都會跟父母視頻,看看他們二老的身體情況。”  

“除了工作,我的時間比較充足,每週或半月就會回連雲港老家看望父母。”在我市一家事業單位上班的小胡説,今年重陽節他雖然不能回去看望父母,但肯定會給父母打電話進行節日問候。

向女士是新沂人,在淮安從事美容工作。向女士稱,雖然平常她很忙,但遇到逢年過節,都要擠出時間回老家陪父母。她對節日特別重視,回去看望父母時,總會買一些父母喜歡吃的東西。

在某酒店做廚師的小李是湖北羅田人,來淮安打拼有10年了。小李説,他娶的是淮安媳婦,平常和岳父母住在一起。“在淮安安家後的幾年,我很少回老家,父母來淮安的機會也特別少,年紀大了出行也不是很方便,我感覺對父母愧疚太多。”小李告訴記者,他常常通過給父母寄錢或買東西,希望改善父母在老家的生活。

專家 關心老人情感需求最重要

採訪中,不少老人告訴記者,他們理解子女在外拼搏的辛苦,希望子女身體健康,過節時和子女一起吃個飯,就心滿意足了。“關心老年人情感需求最重要,老人真正需要的是情感交流和心靈安慰。”市政協委員鬱士寬説,由於很多老人不跟孩子住在一起,他們感覺很孤單。對兒女而言,多給錢,不如多陪伴。哪怕抽出零星的時間,或者在回不了家的時候打一個電話,也會温暖他們的心。

專家建議,作為兒女,在繁忙的工作和生活中,要做到關愛父母、孝敬父母,讓父母的晚年生活豐富多彩,少些孤單失落,多些欣慰和滿足。比如,每天一個電話、一句問候,我們可以做到;天冷了,給節儉慣了的父母添件禦寒的衣服,我們可以做到;多回家看看父母,多陪父母散步、逛街等,我們可以做到。此外,隨着時代的發展,老年人對生活的需要也發生了改變,年輕人有時間可以多帶老人出門旅遊,用年輕人的方式,讓老年人感受新生活,這樣,父母們就不會“老”得太快。

融媒體記者 左文東

攝影 王昊

融媒體編輯 曹盈